您当前位置:景德镇市公安局南河分局 >> 民警园地 >> 浏览文章

一路向西,护飞,青藏高原——南河分局昌河派出所副所长朱峰

2015-5-22 11:46:10本站原创 【字体:

一路向西,护飞,青藏高原——南河分局昌河派出所副所长朱峰



  人物档案

  朱峰,男,汉族,从警18年,大学文化,热爱户外运动,现为景德镇市公安局南河公安分局昌河派出副所长。2011年,朱峰参与了当时属机密昌河民用AC313直升机的试飞工作,朱峰作为“护飞”队伍里唯一的一名警察,负责给保障车队开道以及试飞现场的地面保障,守卫工作。他平生第一次近距离走近直升机,第一次走近高原……

  从景德镇,一路向西

  昌河飞机工业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隶属于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,是我国直升机科研生产基地和航空工业骨干企业,厂址在瓷都景德镇。

  2011年8月,当时还是昌河派出所民警的朱峰接到通知:跟随昌河飞机集团试飞人员前往青藏高原,做好昌河飞机工业集团新民用机型AC313高原试飞保障工作,试飞人员和保障队伍先行进入高原,AC313试飞直升飞机经过转场前往青藏高原指定机场。通知还要求他严格做好保密工作,即使对家人也不能说是去做什么工作。

  在前期工作悄悄准备就绪后,8月14日天还没亮,“护飞”车队正式出发了,朱峰开警车开道,领着六台各式车辆缓缓离开了景德镇市区,向千里之外的雪域高原进发。车队进入景九高速公路后,车速便加快了。过九江,进黄石,晚六点,车队到了湖北的十堰市休息。第一天上路,走了八百多公里。

 一路向西,护飞,青藏高原——南河分局昌河派出所副所长朱峰
 


  15日,车队早早地就出发了,继续向西,一上午车队都在秦岭的崇山峻岭中穿行,中午到陕西省咸阳市,一行人在路边的一家餐馆找点东西来填肚子,由于饭店没有煤气,大家等了一个多小时也只吃了两个菜,没办法只能克服困难半饱上路。

  下午,车队到达甘肃境内,真正的考验开始了。车队开始不停地爬坡,感觉车辆加速明显无力。“蜀”道难,难于上青天!远远看去,道路如松松垮垮绕在大山身上的带子,向身边看去,脚下是万丈深渊,稍不留神一个闪失便是车毁人亡。此段高速修得很艰辛,一连串的隧道群,其中麦积山隧道以近13公里的长度为全亚洲第一,多数的路段只能傍山修高架,为防止滚石和滑坡,路上还修了大段的防护墙,车辆犹如在隧道里穿行。

  晚上,到了甘肃的第二大城市——天水市的麦积山风景区找了一家宾馆安顿。由于这一天的路基本都是上坡,车队全天只行驶了六百多公里。因房间电脑网络信号不好,朱峰便抱着笔记本电脑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网。朱峰忽然想去上厕所,他按照指示找到了大厅的公厕,公厕只有一个门,上贴男和女两个标志。朱峰心怀忐忑不安地推开门,厕所只有一间,里面只有几块木板隔的坑位,他赶紧退到门口再看标志,确信没有看错,心想:“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男女共用厕所?”朱峰再次内心忐忑地找了一个坑位,快速解决问题。

  第三天,依然是赶路,中午到在兰州市吃饭。出兰州市时车队遇到了看不到头的堵车,朱峰找当地人问清另一条出城的路线后,和随行和一辆军车一起拉警报堵住其他车辆,耍了一个小“特权”,连出城费都没缴迅速带领车队突围出城。下午,途经宁夏到了青海省,路过西宁市后又是一路爬坡,脚都快踩到油箱里了,汽车照样缺氧无力,车队明显减速。但风景骤然美起来,3600米海拔的日月山穿过云层,蓝天、白云就仿佛在头顶,满山的牛羊在极广阔的草原悠闲地吃草……

  “砰”一声响让朱峰下意识来了个一个急刹车。车上三个人马上下车找原因,花了十几分钟差点把车拆了,也没看到哪里有什么问题。继续前进!不久又是一声“砰”!大家除了挠头皮,不知什么情况,只得硬着头皮往前开。车子开出不久,又是一声“砰”!这对大家心理都是一个考验,尤其对驾车开道的朱峰来说真是个煎熬,生怕由于自己驾车的原因而影响到车队的行程。朱峰再也心看窗外风景,只求安全到目的地。

  连吓带饿熬了一个多小时,总算是到了目的地——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恰卜恰镇。车刚停一来,同车的小李在包里翻食品充饥,突然哈哈大笑起来。大家都莫名其妙,刚想要骂他没心没肺,小李却拿出一堆蛋黄派,几个瘪的,几个涨气涨得跟皮球一样,其中一个在小李手里又“砰”一下爆了。朱峰看气压表,只有640多帕,原来如此,此处的气压比家里低了三分之一多,包装袋受不了在发脾气。虚惊一场,大家心情顿时舒畅起来。

  在饭店聚餐时,领队宣布注意事项:共和县海拔2800多米,算是一个比较温和的高度,气温较家中低十几度,早晚要穿保暖服装,尤其要注意不能感冒,否则引发肺水肿会有生命危险,特别强调一不能洗澡、二不能剧烈运动、三不能喝酒,否则极易发生高原反应。

  “候机”期间,亲近高原

  来后一个星期,AC313直升机因天气等原因无法转场,迟迟无法到达。大家天天无所事事地“候机”,但也因此而有机会亲近高原。

  在高原,白云就在头顶几十米飘过,颜色极其纯净,天空的蓝色蓝得让人心醉,任何语言的描述都是一种亵渎,让人可以停止一切思考。在蓝天、白云,和广袤的草原中,时间和空间仿佛凝固了,心中无形中产生敬畏和喜悦的感觉。

  高原上没有“景点”、“景区”这一说法,一切美景都在路上,随手拿相机伸出窗外乱拍,每一张都能做电脑的桌面。每一个山顶上都有经幡在迎风飘舞,藏族的风俗是每个虔诚的信徒在一生中要颂经亿遍,为了完成目标,除了每日颂经外,还将经文写在幡布上,再挂在最高的山顶,风吹动一次,即代表他颂经一遍。每一座最高的山顶上,有无数的经幡在风中飘舞,组成了青藏高原最有特色的景观。

 一路向西,护飞,青藏高原——南河分局昌河派出所副所长朱峰
 


  在这里,生存条件相对恶劣,生活节奏也很缓慢。因为高原缺氧的原因,人的思考也慢半拍,朱峰体会较深是说话时,要先想下才能说出来,说完后,对方也要经历一次明显地思考才能明白。高原反应缺氧不是主要原因,而是因为气压和温度都比内地低,气压低,造成人体细胞壁内外压力不一样,人会非常不适,这是发生高反的真正原因,容易引发肺水肿等并发症。要克服高原反应,现在内地人上高原前,会先服用“红景天”等抗高原反应药物。

  第一个“护飞”点共和县平均气温较景德镇低近二十度,白天太阳的紫外线极其强烈。在太阳下,朱峰迎着阳光的一侧身体一会儿就晒得发烫,另一面却凉得发抖,要不停地转身。晚上温度很低,朱峰在宾馆里要穿上保暖内衣、线衣和厚外套,跟过冬天似的。晚上,朱峰穿着保暖内衣和家人视频对话时,而景德镇的家中却是开着空调冷气,感觉就像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在对话。

  AC313直升机终于要来了,在大家的眼里,AC313是个“大家伙”。客舱内有效容积23.5立方米,高1.83米,用于货物运输时,舱内最多可载货4吨,用于人员运输时,最多可载乘员27名,或运送15副担架和一名医务人员座椅及工作台。

 一路向西,护飞,青藏高原——南河分局昌河派出所副所长朱峰
 


  朱峰一大早带领车队赶到20公里外的共和机场,共和机场是一个军用的备用机场,平时无人值守。AC313直升机一来就开始飞行,飞行有很多试验科目,其中有一项是在不同的科目中要配不同的重量飞行。按试飞的传统,只要是没风险的科目飞行,配重由工作人员来充就行了,为此包括朱峰在内的每个人都称好体重,随时准备充当“重量级法码”上机飞科目。

  朱峰第一次充当“法码”时既兴奋又害怕,平生第一次坐直升机是很难得的体验,但如果直升机不靠谱那岂不要“光荣”啊!领队可管不了这么多,把苦着脸的朱峰强拉上直升机。朱峰上去之后才知道没有经过训练的人还是挺难受的,噪音和震动很大,两人面对面说话都不见,飞了不到三十分种胃就很不舒服,想下来又没办法下来,人还在空中!总算等到科目完成,直升机安全着陆,朱峰下来时耳朵还是轰轰轰响,到了第二天才恢复正常。第二天,朱峰再次充当“法码”时,有了第一次体验,第二次就再也不受人强迫了,他主动要求上机。再到后来,试飞科目越来越多,“法码”们都有些吃不消,躲着不愿上机。

  因试飞机场是备用机场,平时无人值守,当地牧民赶着牛羊随意穿行。此次试飞得到了当地部队的大力支持,部队在每一场飞行都派出了救火车、救护车、通讯车、指挥车等近十台专业车辆保障,同时派出了大批战士荷枪实弹在机场周边站岗,午饭则享受部队的待遇,炊事班现场“埋锅造饭”,加上部队近百人不到一个小时就能做出香喷喷的饭来。高原不比内地,米饭不容易熟,蔬菜也都是内地运上去的,能吃到这么新鲜的饭菜,县里饭店都没法做到。部队在外围警卫,朱峰在工作之余经常和战士们交谈,在交谈中,朱峰被战士的奉献精神深深打动了。战士都是内地的,几年下来,清秀的脸庞都变成了高原特有的“高原红”,皮肤也被强烈的紫外线晒的黝黑,还要经常受到高原反应的折磨,曾有中央领导在慰问高原部队时说过:在高原当兵,睡觉都是在奉献!

  机场附近有个比较出名的寺庙,坐落在一个比较大的村落中间,依山傍水。大家抽空时去了一趟,寺庙建筑宏伟、佛像精美,几十个小喇嘛在老师的主持下颂经。朱峰他们走到二楼和一个明显职位比较高的老喇嘛聊了很久,老喇嘛很热情,讲解了藏传佛教的一些典故,还带他们参观了这座寺庙中活佛的起居和工作室,介绍这座寺庙历代活佛的珍藏品。经过攀谈,才了解活佛在藏区是有很多的,每一个地方都有大大小小的活佛受藏民的膜拜。

  围着寺庙有几百个转经轮,经轮上刻着经文,很是精美。边走边用手拨转经轮,经轮转一圈代表颂经一遍,与经幡异曲同工。出了寺庙,大家被一个房间中略带稚气的朗朗读书声吸引了,虽然是不懂的藏语,其中一位飞行员说这个小孩口齿清楚、声音宏亮,跟里面的小喇嘛区别很大,肯定不简单。大家以讨水喝的借口进了院子,看见一个年纪很大戴着眼镜的喇嘛,身边放着一堆书卷,一对一的教着一个小喇嘛读书。大家进院子后,小喇嘛很大气的出门迎接,给大家倒水,一点也不扭捏,讲着标准的普通话,待人接物落落大方,尤其是他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睛,充满了灵气。经过简单的几句对话,那个飞行员直接问:“请问你是不是活佛?”小孩点头称是。大家全部都很震惊,一不小心和活佛在面对面交谈。出于礼貌,大家都没问小活佛的来历,只是了解到活佛的成长经历是很刻苦的,由多名德高望重的老喇嘛一对一传授知识,博览群书。

 一路向西,护飞,青藏高原——南河分局昌河派出所副所长朱峰
 


  在共和县“护飞”近二十天后,队伍开拔向第二站——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县结古镇,同样是朱峰的警车开道,其余6辆车编队随后。一出共和县,先是路过一塔拉,然后是二塔拉、三塔拉,都是比较奇怪的地名,海拔也逐渐升高。到河卡镇时,车队是进入了一片浓雾,开始朱峰还奇怪,到了高原这么久还没见过雾,怎么今天就有雾了?车队总指挥用对讲机提醒大家:因为海拔高,大家进入了云中开车,是非常难得的体验。

  中午在玛多镇吃饭、加油,后又照例一路盘山,路过了风景极美的星星海、野牛沟,翻过4800多米的巴颜喀拉山,车子照样越开越无力,下午6点左右到达了玉树,全程是670公里。


  玉树狂风,吹“醉”直升机

  第一眼看到玉树,眼球遭受了强烈的冲击,在两侧风光迤逦的群山下,玉树还是满目疮夷,除了在建的建筑,就是倒的建筑,没一幢完整的建筑,路上漫天灰尘,交警全部带着口罩值勤,空地上都是临时板房和帐篷。2010年4月14日,青海玉树地震巨大伤痛仍在。

  护飞队员们住的地方是州政府宾馆,是地震中唯一未倒的建筑,但墙体明显有多处开裂后修补过的痕迹,开始几天住的大家还有些胆颤心惊,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,很淡定。

  五天后,AC313直升机也转场到了玉树机场,大家又是照例早上到每天到机场充当“法码”飞行和搞好地面保障,晚上回到宾馆休息。9月9日晚11点,玉树突然狂风大作,暴雨倾盆。总指挥挨个敲门,紧急集合,朱峰急忙套件外套,冲下楼发动警车,拉着警笛带领车队向20公里外的玉树机场狂飙。赶到机场时,看见停放在机场的AC313在狂风中摇摇摆摆,好像是喝醉酒的人一样,几近侧翻。十几人冒着狂风暴雨拼命固定AC313,合力把飞机推向迎风方向,几个机械师爬上飞机,用专用布套套住顶上和尾部的旋翼,再固定在机身上。近一个小时的努力后,AC313的摆动大幅减少。在大家忙得不亦乐乎的时候,旁边看守AC313的一辆机场武警的警车突然启动,对着AC313开过来了。大家大惊失色,又一齐上前推停了警车。车里下来了一个惊魂失色的小武警说:“我没开车啊,我在车里还以为飞机在动呢。”

 一路向西,护飞,青藏高原——南河分局昌河派出所副所长朱峰
 


  原来狂风竟然将汽车吹跑了。次日早晨得知,当晚风速达30米每秒,在机场值勤的武警岗亭也差点被风掀翻。再看机场四周,己白雪皑皑。

  试飞到了后期,飞行任务也不怎么重了。飞行员赵锋得知朱峰比较热爱户外运动,商量结伴去爬机场附近的雪山。一连数天,朱峰和三个飞行员均不理会机场工作人员称山上有狼、狗熊的“恐吓”,每天一早开车,经过机场旁边的牧区,抵达山脚下然后开始登山。朱峰和飞行员们站在山顶俯视周边,无数雄鹰在头顶翱翔,白云在身边擦过,偶尔有几只狐狸、野兔在远处奔跑,内心激动不已。

  走进藏民家里,体会民族亲情

  9月13日,AC313在玉树的试飞快结束了。飞行员赵锋抽空联系到当地一个漂亮的藏民索南永吉,大家去她家做客。索南永吉家在机场附近,是一个典型的牧民家庭,家里有上千头牛羊。索南17岁,在玉树一个宾馆打工,她家中并不缺钱,家中牛羊等畜牧的价格都已超过了千万元人民币,索南说她只是想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才到宾馆打工。她家中除父母外,有一个姐姐和两个妹妹,小妹妹腿上残疾,走路不方便,父母便在她很小的时候让她当了尼姑,以保佑她今后平安。索南很可爱,大家问她家中有多少牛羊,她竟然说家里人从来不数,每次放牧粗数下差不多就行。原来藏民对佛教极其虔诚,对财产看得很轻,一生中大多数财产都要捐掉。

 一路向西,护飞,青藏高原——南河分局昌河派出所副所长朱峰
 

  
  索南家位于山顶,举目看去,玉树机场非常清楚,每栋建筑都历历在目,仿佛就在眼前。索南和父母非常好客,拿出家中的酥油饼、自制的耗牛酸奶和很多点心招待大家,索南也很热情,穿上了在节日才穿的盛装。在她家做完客后,大家挥手告别。在开车回机场的路上,朱峰有种非常奇怪的感觉,怎么7、80公里的时速,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到。等回到机场,朱峰留意看了下路程表,震惊得说不出话:索南永吉家距机场足足有50公里!50公里啊,这里的空气纯净到了消除了距离,让遥远的一切仿佛都在你眼前,这就是高原的魅力!


相关阅读:


通知通告
官方微博
专题报道